中国藏獒暴富神话落幕背后

西宁晚报 [微博] 2016-02-02 10:29
0

中国藏獒暴富神话落幕背后

北京通州梨园狗市,一名男子正在搬运藏獒的幼崽。

本报综合消息 藏獒,这一高原犬种被引入内地之后,被市场和疯狂的热钱异化为一门流行时装似的生意。操盘手炒作概念,通过杂交、打激素等手法将藏獒养成怪物一样的“活体奢侈品”。当泡沫破灭,留下一地鸡毛之后,纯种藏獒已濒临灭绝。

“东方神犬”诞生

1990年代末,从雪域高原走出来的藏獒,在网上成了“勇猛无比”、“一生只忠诚于一位主人”的“东方神犬”。

2016年元月,藏獒市场价格逼近历史冰点。记者走访河南开封市杨丰宠物市场发现,每周四、周日上午两次的集市,藏獒专属贩售区冷冷清清,多被阿拉斯加犬、边境牧羊犬占据。

“赔死了,以后再也不养藏獒了。”在藏獒区角落里,只有一位黄姓大哥叫卖藏獒。经过一个上午的讨价还价,他最终将一条标价1900元的“大长毛”,以1700元的价格出售,“前几年100万你也买不到。”

高峰期,开封地区大大小小的獒园足有上百家,杨丰宠物市场80%的摊位销售藏獒。

每年的春节前后是藏獒的发情期。以往此时,开封大小獒园的客房住满了从全国各地赶来为藏獒配种的老板,一个獒园就能带动一个镇旅馆、餐饮的生意。藏獒博览会期间一个展位一天的售价就能达到几十万,稍微有些规模的獒园每年的广告费动辄上百万。

2015年5月,一则“藏獒热降温,部分藏獒沦为火锅材料”的消息撞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,藏獒价格一落千丈。

现在,这些獒园门可罗雀,空空荡荡。中小型的獒园倒闭将近一半,剩下的獒园不得不削减开支,勉强度日,专门介绍藏獒的行业媒体也已经倒闭好几家。

最早规模化饲养藏獒的王占奎万万没想到,1990年代初他从青藏高原将藏獒引入内地后,藏獒产业发展会失控到如此局面。

1980年代末,日本电视连续剧《警犬卡尔》的热播,引发全社会的养狗热。年届不惑的王占奎在老家河南巩义涉村镇的小山坡上,开始养殖德国牧羊犬。与巩义毗邻的古都开封,是全国闻名的“狗市”。

一次交易中,他从开封资深玩家周文敏口中得知,藏獒是中国独有的犬种,非常稀少、珍贵。对市场动向反应灵敏的王占奎,随即有了饲养藏獒的念头,但是多方打探后也没能在开封买到小獒崽。

1990年开始,王占奎与搭档翟彩红踏上了去青海、西藏千里寻獒的漫漫征程。“找一条好藏獒如同大海捞针,差点把命丢在青海的玉树州。”翟彩红对记者回忆说。

这是藏獒产业化养殖的开始,王占奎因此获得了“藏獒之父”的江湖称号。

也曾多次到西藏寻獒的周文敏认为,牧区藏獒血统最为纯正,但是牧民更注重藏獒“看家护院”的实用性,没有刻意去选种、优育,再加上各个牧场偏远闭塞、彼此隔绝,存在近亲繁殖的弊端,原始藏獒族群实际上是在缓慢退化。

“产业化发展没有错,一个犬种要经过长期的培育,才能形成稳定的基因。”周文敏说,如果能按照王占奎的路子坚持下去,50-100年后,中国也能拿出像德国牧羊犬、日本秋田犬一样优秀的犬种。

产业化的转折点发生在1998年。

翟彩红回忆,1996年左右,一条上好的藏獒已经可以卖出三四千元的高价,但在全国范围内养藏獒的犬场仍然寥寥。

1998年9月,河南的大河报、河南商报先后找到已小有名气的王占奎,以猎奇的视角对藏獒养殖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。之后,饲养藏獒的犬场、獒园越来越多,藏獒价格也水涨船高,上万元的藏獒屡见不鲜。

1990年代末,互联网勃兴,网友选中藏獒作为中国地大物博的明证,与国外名犬进行对比“较量”。从雪域高原走出来的藏獒,在网上成了“勇猛无比”、“一生只忠诚于一位主人”的“东方神犬”。

周文敏说,藏獒作为猛犬的鼻祖,骨骼、体重是狼的两倍,战斗力更强;与此同时,藏獒的神经系统不够敏锐,“看上去有些呆”,所以难于训练,不过一旦形成条件反射,会在脑海中留下根深蒂固的印迹。

制造暴富神迹

“哪个老板不养藏獒,挖矿的,搞房地产的,没有不养藏獒的,说是养着玩玩,其实还是想赚点钱。”

李应高在河南巩义市郊区开了一家小型獒园,他早年从事过刑侦工作,对养狗有着特殊的情感。他向记者提及,藏獒屡屡被炒出天价,与曾经的田径教练马俊仁有关。“‘老马’有名人效应,再加上擅长炒作,价格一下子就飙起来了。”他说,2003年前后,藏獒升值进入快车道。

在此阶段,“选种优育”的传统养殖模式还掌控着市场主流。藏獒虽然一胎能繁育出5只到10只獒崽,但一年只能配一次种,如果再从中择优录用,互补交配,就严格限定了藏獒每年的产量。

资本热钱刚刚寻觅到藏獒这块投资洼地时,钱多獒少,市场呈现出獒源严重短缺的态势。

回忆起刚刚搭上资本列车时的藏獒行业,河南省藏獒协会会长胡新才说,“2006年之前,藏獒物以稀为贵,卖出来的高价有实打实的市场需求支撑。”

2005年以后,5万到10万一只的藏獒已经十分普遍,几十万一只的高价獒开始冒头。当时已经有业内人士认为,藏獒价格虚高,泡沫很快就会破灭。孰料,这只是疯狂剧目的前戏。

2009年9月,西安一位老板以400万元价格在玉树购入一只名为“长江二号”的藏獒,并组织了30辆奔驰车到咸阳机场接机,引起轰动。2010年2月,媒体报道河南驻马店一位市民以200万左右的价格购买名为“康巴一号”的藏獒,并动用了30辆奥迪、1辆奔驰、1辆宝马亲自迎接。

李应高分析说,天价藏獒的新闻皆出自獒园老板的主动策划,往往不惜用挑战道德观念的手段刺激大众神经,从而引发关注、讨论。但是,交易价码实际上水分很大。真正拿出几百万现金的交易微乎其微,实质上的买卖额最多只有三五十万。

这是“击鼓传花”游戏的第一环。

口耳相传的暴富神迹,吸引着前赴后继的跟风炒家。一个獒园频频爆出几百万的天价藏獒,全国各地的老板便嗅着人民币的味道闻风而至,跟风的炒家很多拿出了真金白银去接盘。

2008年10月,重庆有獒友悬赏20万为母藏獒“寻夫”。“配一次种20万,10次就是200万,跟印钞机一样。”翟彩红说。

愿意耗费20万资金配种的老板,期待自己的一只藏獒能卖出3万至5万的均价。配种、卖狗,再配种、再卖狗的链条依次传递,接盘的群体仍络绎不绝,变成彻头彻尾的“击鼓传花”游戏。

消费几十万元买一只藏獒,纯粹当宠物来养的人几乎没有。“哪个老板不养藏獒?挖矿的,搞房地产的,没有不养藏獒的,说是养着玩玩,其实还是想赚点钱。”胡新才说。

像做时装一样养藏獒

2010年之后短短几年内,藏獒圈陆续出现了“大长毛”、“大嗉带”、“大象腿”、“360度”等几股流行旋风。

除了愈演愈烈的天价炒作,“击鼓传花”游戏要想满足海量接盘需求,还要打破纯种藏獒产量有限的藩篱。

在传统獒园经营模式中,一个獒园培育出珍品藏獒后,获得最大收益的方式,通常是到别的獒园寻找与之互补的藏獒进行结合,繁殖优异的后代,再由双方分小獒崽。这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天价交易的可能。

世界范围内,名犬的饲养、保育是一项系统、专业而稳定的成熟产业。在保障血统纯正的基础上取长补短,一代代优中选优,达到珍稀犬种的族群进化。

按照健康的评判标准,一只藏獒要同时具备毛长、头大、腿粗、个子高等等很多优点,综合起来才能称之为优秀藏獒。培育这样的藏獒,需要经年累月的科学繁育,并且还要一定的好运气。而且,遵循这一原则繁殖出来的獒犬,不能够将个别特征发挥到极致。

“优化一个骨骼要一年,头型又一年,还有腿、皮毛这些呢,养出一条好獒真的不容易。”翟彩红说,正规产业化经营模式下,纯种藏獒数量会稳步提升,但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。

但为了加快藏獒培育速度,吸收其他犬种特点的“窜种”藏獒开始井喷涌现。

2010年之后短短几年内,藏獒圈陆续出现了“大长毛”、“大嗉带”、“大象腿”、“360度”等几股流行旋风。

“你这只獒卖几百万,人家会问到底值不值,好在哪里?他就说,毛长呀,腿粗呀。只要一个毛长的藏獒卖上好价钱,所有的狗就拼命追求毛长。”李应高认为,“杂交狗”是藏獒行业败坏的罪恶之源。

为了追求更长的体毛,一些人开始用以毛长著称的松狮犬与传统藏獒杂交,繁殖后代。纯种藏獒体毛长度能达到10公分-20公分已经算出类拔萃,但杂交藏獒普遍能达到30公分以上。

杂交的速度跟不上需求,又发展到使用激素。周文敏透露,藏獒养殖过程中运用最多的增毛激素是羽毛粉与发毛剂,因为富含氨基酸、生长素,对藏獒体毛的增长可以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“以前是只要身上的毛长就可以了,后来头上的毛也要长,再后来是腿上的前髭毛,最后就是腿上360度都要长毛。”李应高介绍,2015年流行起来的最新版型因此俗称为“360度”。而在2年前,市面上的藏獒曾一窝蜂地“毛长及地”。

市场一度还追炒过脖子上赘肉的“大嗉袋”藏獒。周文敏介绍,追求嗉袋肥硕的藏獒,一般会在杂交的基础上,从藏獒幼崽时期开始往颈部注水,迫使皮层与肌肉脱离,同时还要配合物理扯拽,人为造成藏獒颈部皮囊的松垮效果。

徐州苍猊獒园老板刘东对记者说,国内的圈子是把藏獒当成“时装”在饲养,不再孜孜追求优质基因的稳定性,而是押宝、跟风。

杂交、激素的运用,让藏獒产能不再需要一代又一代“看天吃饭”,大小獒园遍地开花,藏獒数量呈指数级增长。“一窝能生七八个,一窝一窝生,快得很。”胡新才说。

极短时期内的产能大爆发,也彻底扰乱了纯种藏獒的评判标准。

藏獒的平均寿命不到15岁,在天价藏獒诱惑下,纯种藏獒母体被无限制地杂交繁衍,然而,这批“老狗”衰老、死亡后,却没能留下纯种后代,致使纯种藏獒难觅其踪。

翟彩红说,当下即便是青海、西藏、甘肃、川西四大牧区也不是一片净土,充斥着速成版的杂交藏獒。

据刘东调查,原汁原味的纯种藏獒全国范围内不超过1000只,能做“种公犬”的优质藏獒,更是凤毛麟角,“不超过100只,比大熊猫还稀少。”

违背生物学原理地片面追求某个身体特征,诱发藏獒的很多疾病,最为常见的是髋关节残疾。“正常藏獒奔跑速度一般能跑40公里到60公里,现在5公里都跑不了。”王占奎说。

民间动物保护人员丁铨告诉记者,因为藏獒不属于野生动物,所以对其保护没能引起国家、社会的重视,实际上,藏獒的处境已经十分危机,纯种藏獒很有可能在几十年后消失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  热门推荐